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那年夏天的风 10,中邪了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蕾丝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那年夏天的风 10,中邪了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蕾丝

发布时间:2020-05-23 07:31:0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安连清风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吴薇薇,程灏的小说是《那年夏天那年的风》,它的作者是安连清风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吴薇薇看着程灏难得好态度放下架子跟自己道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应该要狠狠的“敲诈”他一次,来报以前多次出言损自己“仇”。 “还有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 免费试读


吴薇薇看着程灏难得好态度放下架子跟自己道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应该要狠狠的“敲诈”他一次,来报以前多次出言损自己“仇”。

“还有事?”程灏止步。

“帮我写检讨?”不就打个牌嘛,变态的“灭绝师太”要求写三千字的长篇大论叫她这个学渣从何下笔。现在有一个现成的学霸在此不用白不用。

“啊?”程灏没想到吴薇薇来这一手,三千字的检讨书比平时的作文难写多了呀。这得死多少脑细胞呀“我从来没写过检讨书,而且犯错的又不是我?”

“你。。。。。。”吴薇薇见他不答应“你刚才道歉没有诚意,就这点小事都完成不了?”

“这跟我道歉有没有诚意有关系吗?”程灏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

“那我就说我是你女朋友,学校肯定会把你开除的。”吴薇薇见他还是不答应不得不再次用“点”他的“死穴”。

“好吧。”程灏只好皱着眉头答应“那以后不可以用这一招。”

“看本姑娘的心情,要写的让老师觉得我是真真知道自己错了以后诚心诚意悔改。”吴薇薇不忘提出要求。

“嗯”程灏汗了。

“好,明天上午十点交给我,你写的字迹和我写的字迹不一样,我要重新抄一篇,所以你字迹要写工整不能太潦草以免我看不清。”吴薇薇接着提出要求。

“嗯”这是被勒索的节奏呀,程灏想着早知道刚才不应该良心打发的关心她,被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勒索。

“走吧,我还要下去接着罚站。”三千字的检讨搞定了,想着这个死程灏在台灯下抓头苦思写检讨的样子吴薇薇此刻像古代压倒正房的小妾扭着小腰下楼,心情倍儿爽哼着不成调的小曲。

“靠,这都什么事儿?”程灏看着吴薇薇下楼的背影狠狠的端了一脚墙壁说。

丹丹抱着三件袄子过来,给王倩和王莎各递了一件,看着吴薇薇笑容满面的下楼吃惊的说:“吴薇薇,你被老杨没把你怎么的把?”

“哪能怎么的,“请”到办公是一顿训”H市一中的高一(7)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一中“有三不”,老杨的办公室不能进,不能跟食堂阿姨得罪,上课不能持续看数学老师两秒。”

一般进老杨的办公室准要挨骂,这一学期,杨老师几乎把班上所以的同学都“请到”苦口婆心的上了一番教育课,同学们对他是又敬又怕。而得罪了食堂阿姨,每次去打饭阿姨都说全程黑着脸。那个地中海数学老师上课时如果有学生盯着他看了持续两秒,他就会叫学生到讲台上解析着题目,导致他上课时,基本上都是黑黑压的低头族。

“那你笑得还笑的这么诡异?”莎莎不解的说。

“呵呵,秘密”吴薇薇穿上袄子规规矩矩挨着站在莎莎身边。

等罚站完了已经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宿舍,几个姑娘洗刷完毕早早的躺在床上。

“吹了一晚上的西北风,还是自己的狗窝暖和。”吴薇薇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只留出半个头在外面说。

“你那是狗窝,我们的床不是”。倩倩看她如此的形容自己的床有点无语。吴薇薇把头缩在被窝里,回想这个电话里那个温暖如玉的声音,他现在在新疆,H市是一个东部城市,与新疆隔了好几个时区,现在的新疆应该还没有天黑吧,他现在在做什么呢?实在站岗吗?脑海里不由闪出一个落日余晖下一个端着枪站的笔直魁伟剪影,吴薇薇摸了摸头好像上次军训时黄教官拍着她头温度依存。

“哎,这三千字的检讨怎么写呀?这是考验我们的文笔吗?高考作文都只要800字就可以了。”莎莎趴在床上埋怨着“明天一上午就写这个吧。”

“是呀,不就是打一次牌嘛,怎么跟赌博有关呢?这一学期我天天啃书本放松一下不行呀?”倩倩幽怨的说。见吴薇薇整个头埋在被窝里发出“咯咯”的傻笑声,惊异叫了声“吴薇薇”。吴薇薇的床上被子依然一颤一颤。

“吴薇薇”倩倩把声音提高几分贝,“你没事吧?从杨老师办公室出来就傻笑个不停。”

“啊,”吴薇薇一脸迷茫的从被窝钻出头来说:“怎么啦?”

“她不会是中邪了吧?”莎莎说。“估计差不多了。”

“去去,本姑娘是无神论者,妖魔鬼怪近不了身的。诶,你们堂堂H市一中的尖子生居然相信鬼神之说,对得起思想品德老师吗?”吴薇薇辩解说。

“薇薇,你这状态不让人误会都难。”何丹说。

“咦,你不担心明天要交检讨书吗?”倩倩问道。

“哈哈。。。。。。”提到检讨书吴薇薇不由的想起程灏那个讨厌鬼现在肯定在等下啃笔头写检讨书的样子,心里如沐春风般舒适。

“完了,不知道杨老师给她下了什么蛊?这是疯了的节奏。”莎莎翻了身托着腮巴说。。。。。。

周六很多学生们已经回家,因王莎和王倩要赶检讨书就没回去,顺便睡了个懒觉,何丹早早的起床收拾了一番就背着双肩包往校外走去。而吴薇薇想着程灏十点要给她检讨书也起了早。买了份早餐边的往教学楼走去,哼着不成调小曲咬了一口早餐,觉得这样自己太不地道。虽然“坑”程灏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请他吃份早餐也算是还他一份江湖情义了。然后又折回去买了两个包子一根油条和一杯豆浆。往一班走去。

当程灏看她手上拧了这么多早餐皱着眉头再次把那一副嫌弃的表情表现的淋漓尽致说:“这是在喂猪吗?”

“什么?”吴薇薇大脑有点转不过来。

“吃的比猪多。”

听出程灏的言外之意,这家伙把我好心当做驴肝肺,吴薇薇放下早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恶狠狠说:“是呀。我以为某只猪没吃早餐特意给他买早餐结果那只猪不领情。”

原来是给自己买的早餐,程灏为自己毒舌感到抱歉“对不起,我。。。。。。”

吴薇薇用充满杀气眼神瞪着程灏,把包子、油条和豆浆递给他。程灏看着这双瘆人眼睛半天没有伸出手来。

“不吃拉倒,本姑娘自己。”吴薇薇见他许久不接,以为他不需要。就拿起一个包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巴吐词不清的说:“你爱吃不吃,我又不是吃完。”没一会儿另外一个包子和油条豆浆都下肚,在程灏惊诧眼神下吴薇薇很满足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的打了一个饱嗝伸出手说“检讨书呢?”问的那么理直气壮,好像昨天犯错的是程灏,而她就是昨天的“灭绝师太”。

“喏,”程灏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吴薇薇。

“哇,这么多?”吴薇薇接过文件袋,看到里面有三四A4纸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排排工整的行云流水的字迹,铿锵有力的带着一股阳刚之气。不像自己那潦草的老师看了都连蒙带猜字。想着老妈之前一直埋怨着自己写的字一点都没有女孩子气质。吴薇薇总会以“字迹还分雌雄吗?”反驳的回去。

“都认得清吗?”程灏淡淡的问。

“认得清,认得清”薇薇点点头,这不废话吗?这么漂亮的字迹能认不清吗?边说边铺上A4的白纸照着抄上。

程灏瞅了瞅吴薇薇的字,不由得皱起眉头问:“你小学语文老师是医生吧?”

“不是呀。”吴薇薇头埋头接着写说。

“那你这有当医生的天赋哦,医生的病例写的字都是你这种字体。”

“诶,你不损我几句不舒服是吗?”吴薇薇有点抓狂。这家伙,我字写的丑一点,他有必要这样挖苦我吗?

“不闲聊了,你把检讨书抄完。我看书,不打扰你了”看着又要发火的吴薇薇,程灏岔开话题拿一本英文版的《简爱》塞上耳机津津有味的看了。

一个多小时以后,吴薇薇抄完了检讨书,想不到程灏这个家伙文笔还不错,把“我错了,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望老师原谅”这几个硬是洋洋洒洒的扯了三千字的。吴薇薇甩了甩酸痛的右胳膊长长的呼了口气,总算过了一难关。

“抄完了吗”程灏摘下耳机问。

“抄完了。”

“十一点四十一了,吃饭去。”程灏看了看腕表说“你还能吃下吗?”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安连清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吴薇薇,程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安连清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那年夏天那年的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吴薇薇,程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那年夏天那年的风

作者:安连清风类型:浪漫青春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安连清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吴薇薇,程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安连清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那年夏天那年的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吴薇薇,程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