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将军不容易》将军不容易笔趣阁 圣水 将军不容易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0-09-05 14:28:27

《将军不容易》将军不容易笔趣阁 圣水 将军不容易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将军不容易》

来源:作者:侧耳听风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崇国寺,娇然

《将军不容易》作者:侧耳听风,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崇国寺,娇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把手里的外袍放到横榻的另一侧,阮泱泱随后蹲下。 抓住他的手腕,硬邦邦的,即便他没运力,但是也足以窥见他有多结实,估摸着皮肤下面就...展开

《将军不容易》免费试读

把手里的外袍放到横榻的另一侧,阮泱泱随后蹲下。

抓住他的手腕,硬邦邦的,即便他没运力,但是也足以窥见他有多结实,估摸着皮肤下面就是肌肉。

把他的手摆正,她开始解之前那纱布的打结处,打的是死结,也难怪他解了那么长时间解不开。

或许是因为纱布上有血,所以她呼吸之时都能闻得到一丝血味儿。

纤细的手指很灵活,把那死结解开了。随后,她一点一点的将纱布往下扯,动作很轻,她担心会弄疼他。

一圈一圈的拆,她一直低垂着眼睛,很是认真。

额头光洁,眉心却微微蹙起,随着纱布剩下最后一层,看到那上面更多的血,她眉心蹙的也愈发厉害。

最后一层纱布和伤口粘在了一起,这包扎的也够潦草的。

阮泱泱试探了一下,但没敢往下扯,这般一用劲儿,他这伤口非得崩开不可。

忽的抬头,她便看进了邺无渊的眼睛里,还以为他在盯着自己伤处呢,谁承想他在盯着她看。

纤长的眼睫闪了闪,“将军,你稍稍等一下,我叫丫鬟拿一些清酒过来。”

她抬头后,邺无渊的眼睛就看向了别处,闻言,他微微颌首,同意了。

起身,阮泱泱快步走出去。

片刻后,她再次回来,内室里,邺无渊还保持着她离开时的造型。

手里拿着一瓶清酒,还有另外一卷纱布小剪刀。

快步的走到邺无渊面前,她再次蹲下,剪下一截纱布折叠起来,把清酒倒在其上,浸湿。

再次抓住邺无渊的手腕,用沾了清酒的纱布一点点的浸润,润湿那已经粘在伤口上的纱布。

她的动作很轻,或许是因为自己特别怕疼,手上就更轻了。

终于全部浸湿了,阮泱泱放下手里浸酒的纱布,之后一点点的把他手臂上的纱布揭下来。

他是真的结实,小臂坚硬,她一手托着,好像在托着什么花岗岩。

终于把那层纱布揭下来,他的伤口也露出来了,一条横向的伤口,一指长,可是很深。中间的部位皮肉根本没愈合,血和血痂都在上头,看的她都开始疼了。

除此之外,他手臂上还有一些别的疤痕,刀剑所伤,又没有经过细心的护理,疤痕看着有些狰狞。

再次用浸酒的纱布擦拭伤口周围,把那些干涸的血都擦拭掉,条件反射的,她边擦拭边轻轻地吹气。

温热的气如同最温柔的风,吹在邺无渊的手臂上,那一瞬间,他的手便握成了拳。

接着轻轻地吹,那些伤口边缘干涸的血迹倒是都被擦拭下来了。

只不过,她忽然发现,他这手臂都绷起来了,比刚刚还要硬。

视线向下,便瞧见了他握紧的拳头,那手背上的血管凸起,乍一看有些吓人。

抬头,再次看进他的眼睛里,“将军,很疼么?”

眼睫一动,邺无渊微微摇头,“不疼。”

不疼就好,只是不疼为啥要握拳?想揍人么。

擦拭干净,她这才将那药瓶拿过来,里面是粉末,药味儿很浓。

撒到他的伤口上,一点点的撒均匀,那些药粉落在了绽开的伤口里,阮泱泱觉得肯定很疼很疼。

她最怕疼了,这种伤口若是落在自己身上,估计她眼泪得不停地流。

轻轻地吹,是要那伤口尽量干涸,否则再次缠上纱布,还是会沾上。

阮泱泱倒也不是很有处理伤口的经验,只是用最简单的想法来处理。

她在轻吹,那个人却是始终垂眸盯着她,手依旧是握紧的,略僵直。

吹得差不多,阮泱泱这才剪下一截干净的纱布来,折叠好,放置在他的伤口上。又拿起另外的一卷纱布,开始一圈一圈的缠在他手臂上。

她动作不疾不徐,保证不会出错,力气也不大,不至于会弄疼他。

缠好,打结,她打的可不是死结,是可以一扯就解开的。

做完,她又把他挽起来的衣袖一层一层的放下来。

“好了。”站起身,阮泱泱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摆放好,随后才看向他。

邺无渊收回手臂,从他动作来看,他好似并不觉得疼,因为举止很自如。

“昨日在崇国寺遇险,将军及时赶到,并救了我,还未向将军道谢。”阮泱泱也没坐下,站在那儿,她轻声道。

缓缓抬头看向她,邺无渊的面色看起来很平静,他的瞳眸是棕色的,许是因为此时没有日光,瞧着有些深暗,“不用道谢。母亲去世,丧礼之事全部由你一人操办。去崇国寺诵经祈福,风雨不误,本该我做之事,全部落在了你身上,是我该向你道谢。”他看着她,说话时,眼睛都没有眨过。

他这道谢,可没什么诚意。面无表情,还一直盯着她瞅。

“得老将军与老夫人恩情,安然在将军府长大。能为他们做一些事情,是应该的。将军在边关,战事频繁,无法抽身,老夫人从未怨过将军。”主要太远了,将消息送到边关,也根本就来不及了。

“你在府中四年,对这里极其熟悉,甚至比我熟悉。母亲去世,这府中你便当家做主吧。”邺无渊忽然道。

阮泱泱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挺郑重的跟她说了这事儿。严格来说,她就是个外人,当将军府的家,不太合适。他回来了,他才是真正的主人。但谁想到,他还真把这将军府交给她了。

“是。”没有推脱,阮泱泱便应承下来了。毕竟,他可能很快就又回边关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但又在看着她,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阮泱泱站在那儿想了想,猛然想起一事来,“不知将军此次回来会住几日?我记得十天后就是十月初一,是将军的生辰。老夫人在世时,曾数次说过,她从没为将军庆贺过生辰。如果此次时间充足的话,那今年将军的生辰便在府里过吧。”过生辰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打探他在府里住多久,赶紧把相亲的事儿给办了。吕长山一直在帮忙搜集各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的情况,正好他回来了,千载难逢。

“你给我庆贺生辰,好。”他略一思虑,之后就同意了。

阮泱泱弯起眉眼,娇然如花,明媚无双,太好了!

《将军不容易》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侧耳听风)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将军不容易》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