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将令难违》将令 御姐 将令难违801

更新时间:2020-05-08 14:31:24

《将令难违》将令 御姐 将令难违801 连载中

《将令难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谙梁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梁长安,杨檀

火爆新书《将令难违》是谙梁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梁长安,杨檀,书中主要讲述了: 县试成绩出来的当天,梁长安就知道杨大真的得了案首。从九月开始就备受期待的县试,终于在十一月第一日落下了帷幕。 “阿姐,杨大那厮竟...展开

《将令难违》免费试读

县试成绩出来的当天,梁长安就知道杨大真的得了案首。从九月开始就备受期待的县试,终于在十一月第一日落下了帷幕。

“阿姐,杨大那厮竟真的得了案首。”梁长平一边说一边捶胸顿足。他这是担心,杨檀会觊觎自己的位置。哼,杨大也不想想自己是在阿姐压迫下成长的,就杨大那小身子骨能扛得住嘛。

站在书桌前写字的梁长安,头都没抬一下:“你与杨大不是最是要好吗?”

“是。”梁长平不捶胸顿足了,趴在桌上抬头对上梁长安的眼睛,一脸担忧的道:“阿姐,你不会觉得杨大那厮考了案首就显得我不学无术吧?”

梁长安的笔一顿,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傻相的梁长平:“你不学无术还用杨大显?”

梁长平被这话一噎,嘟嘟囔囔的道:“我也不是不学无术啊,我还会杨大不会的东西。”

这回,梁长安彻底把笔放下了:“杨大是不会斗蛐蛐?还是不会斗鸡?”

一听此言,梁长平一下子就萎靡了。是,他忘了自家阿姐最讨厌自己斗鸡和斗蛐蛐。梁长平兀自生着闷气,看着阿姐把自己写的字举起来看了看,然后直接投到火盆里。

纸张投到火盆里的瞬间,火舌就迅速窜起将纸张化为灰烬。梁长平不懂阿姐这是什么意思,好好写的字烧了作甚?

梁长平的疑问已经到了嘴边,却硬生生被来报的黛蓝给压了回去。

“小娘子、郎君,杨案首来了。”

一听杨檀来了,梁长平立刻忘了他想问梁长安的话,跳起身来就往外间冲出去。刚进外间的杨檀正把镶鹅毛披风递给一旁站着的小丫头,瞧着上面还有零星几片雪花。

“杨大,你怎么来了?”梁长平不等杨檀回答,接着又开口道:“已经下雪了?”

杨檀点了点头,目光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梁长安:“长安,我带了清丰斋的点心,你尝尝合不合你的胃口。”

梁长安还没有说话,梁长平先急了:“杨大,你怎么不问我?我就不爱吃清丰斋的点心了吗?”

“你什么斋的点心不爱吃?”杨檀终于忍不住开口呛了梁长平一句。

见二人吵嘴,梁长安倒是悠悠哉哉的坐到了火盆旁的案几周围。十一月的天气不再适合出门,梁长安也是每日窝在院子里练枪写字。平日里,杨檀倒是常来,只是梁长安一问杨檀有什么是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杨檀就开始支支吾吾。

二人终于不吵了的时候,梁长安让黛蓝把带来的点心装到盘子里端上来。点心一端上来,梁长平直接把盘子拽到自己的面前:“阿姐,你莫吃这厮带来的点心。你若是想吃,我去给你到清丰斋买回来。”

说着,梁长平挑衅似的拿起一块点心狠狠地咬了一口。

杨檀的眼角抽了抽,看着梁长平如此幼稚的做法,决定不再与他争执。他把视线从梁长平身上收了回来,然后放到梁长安身上。

梁长安坐在自己的对面,目光盯着火盆,表情不悲不喜。杨檀瞧着她,总觉得她人在此处,魂灵却不在这里。不知为何,杨檀突然鬼使神差般的喊了一声:“长安。”

听到杨檀在喊自己,梁长安转头,转头的动作带动了身上的缃色缎面交领圆袍衫。衫上用银线绣着的云纹,云纹把火光反射到了梁长安的眼里:“何事?”

“无事,无事。”杨檀语气慌乱,急急忙忙地道:“莫靠近火盆那么近,小心熏得嗓子疼。”

这话一出口,杨檀心下赶忙唾弃了自己一声,自己在说些什么。

“那个、火盆有烟,别熏到了眼睛。”

一直没出声的梁长平突然发出爆笑,就这脑子还能考得上案首。

“杨大,我阿姐这里用的可是无烟炭。”梁长平抑制不住的笑声,一下子冲破杨檀的耳膜,进入他的脑海深处。

他这脑子。杨檀端起面前的茶碗,对着梁长安笑了下就捧着茶水猛灌。这下子,自己真的在长安面前丢了脸了,杨檀一边想一边在自己心中懊悔。

送杨檀出门的时候,大片的雪花落在梁长安撑着的伞上。目送杨檀离开之后,梁长安正瞧见自家常用的大夫秦旌往外大门处走着。

“秦大夫,今日下雪了怎么还劳烦你跑了一趟?”梁长安正面迎上秦旌。

秦大夫本是低头走路,没成想有人同自己说话,一抬头瞧见是梁长安,心下突然有些忐忑起来:“张姨娘派人来说不舒服,我便来瞧瞧。”

“不知姨娘怎么了?我这做晚辈的倒好去看看她。”梁长安话普一出口,秦旌咽了口口水,他最怕卷入高墙内宅之事。

秦旌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他身后的小丫头却开口了:“小娘子,我家姨娘不舒服请秦大夫来瞧一瞧,小娘子也要多问一二吗?”

“哦?”梁长安先是玩味的看了一眼那小丫头,接着语气一凛:“我说话何时有你开口的份。”

那小丫头见梁长安陡然发难,神色一变,连忙弯腰行礼:“是婢子的错,求小娘子开恩。”

梁长安也不理她,还是转回去与秦旌说话:“不知秦大夫可否告知姨娘是哪里不舒服,我也好备上礼去看望一二。”

“这。”秦旌有些踌躇,他若是不说就得罪了梁府的小娘子,若是说了就得罪了梁崇景的贵妾。他权衡一二之后,还是决定开口:“张姨娘似有滑脉之象,只是我现在也不敢肯定。”

滑脉?张姨娘又有孕了。

梁长安面上不显,反而略略带笑的道:“天冷路滑,秦大夫慢行。”

既然就已经做出了选择,秦旌倒也不再忐忑,心中稍定:“小娘子也慢行。”

“我送秦大夫。”梁长安说完,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秦旌一看,哪里敢让梁长安送,连连推辞。

见秦旌再三推辞,梁长安也没有再坚持,命黛蓝去送秦旌。秦旌送走不谈,送他的小丫头还站在原处。

那小丫头见梁长安还是没有让自己起身,更是觉得自己方才冲动了。她见梁长安越过自己往府内走去,连忙开口:“小娘子,婢子真的知错了。”

梁长安恍若未闻,继续往府内走去,步速极快,片刻便进了二门不见踪影。

《将令难违》精彩评论:

20181230读到最新章这是一本设定和故事都不错的赛博朋克小说,可食。但看了这么多章后,我决定弃了,原因有二:一、这个作者(谙梁)好说教,爱秀智商,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在小说中对现实里的各种事进行讽刺,令人不喜二、这个作者(谙梁)塑造的主角(梁长安,杨檀)性格很矫情,总时不时在剧情中强调我不是英雄啊,我不想管事啊,或者我不是你们成人啊,我不想掺和啊...等等,首先事情来了,你有能力但不管,让人不喜;然后你之后明明掺和了,嘴上还非要各种说我本来不想掺和的...这么矫情,也叫人不喜再加上我之前说的一些宅系文风也不算讨喜。总之,这是一个爱秀智商优越感、性格还矫情的作者(谙梁)创作的作品,个人看了这么多后,确实感到腻歪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